主页 > 叫做飞机 >让人,非你不可吧。 >

让人,非你不可吧。


我一直相信,每个人「天生就」特别喜欢的那些什幺,就是上天要让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好好发挥的那一些什幺。

「天生就」的事情,是后天怎样努力也移不走的。我从小就喜欢字,穷极无聊的时候,连公车站牌都可以盯着看。看什幺呢?就看那些站名,也没啥大不了的想法,但光看着字,就会让我有安全感。现在即使网路看片盛行,但有空的时候,我还是习惯拿出实体书本来阅读。

再大一点,有机会接触更多娱乐文化时,我就发现,我喜欢的作品,通常大部分的朋友都听都没听过,当我兴致勃勃地介绍给他们的时候,即使有人耐着性子听完,最后还是告诉我,他们完全没兴趣。

有的时候我像们这种人,就只能开开自己玩笑,说:「啊我就是市场反指标你要怎样?」,我承认因此被贴上文艺青年的标籤时偶尔是蛮骄傲的,但其实,这样的人生却让我充满挫折。

譬如,造型会议上,造型团队们找来的数套号称最流行的服装穿搭,看着它们,我知道肯定是漂亮、美丽的,但我内心却对它们毫无感觉。或是,当我在节目里,精挑细选了播放的音乐,结果却看见我的製作团队皱着眉头。要不就是,当我在脸书上,分享某部自认好看到爆炸的电影时,得到的讚数远远不及我嘟个嘴道声早安、晚安、吃饱没的照片时,我是认真的怀疑自己是否适合继续做娱乐,怀疑自己未来应该迟早会因此饿死吧。

早安财经文化出版的《小众,其实不小》这本书,带给这样的我,相当大的救赎。我是在2015年知道这本书的,但自作聪明的状况下,以为:「啊,又是一本安慰不受大众欢迎的我们。」的书,今年逛网路书店时又见它,因为出版社老大是我好友,便顺手买了下来。当时另外买的那本,是宝瓶文化出版的《假牙诗集—我的青春小鸟》。

诗人假牙在名为《童话后遗症》的诗作中,写道:「多年以后 她吻他时的感觉 仍像吻一只青蛙」,这幺迷人的作品,当然要抢,是吧?但这本诗集的部分内容在网路上流传许久,我已相当熟悉,但却早就绝版,买不到了。这回因应众多网友请命,好不容易再版,就当作收藏用,不急着阅读。

于是我先读了《小众,其实不小》。一读之下可不得了,原来这并不是安慰人的书啊!我大大的感动着。

作者詹姆斯.哈金(社会趋势观察家)整理了这些年来的市场观察调查,用数据以及实际案例,来说明何谓「小众,其实不小」。

如果我说,原来那些中型至大型品牌之所以会在这些年要不就倒闭、歇业,要不就风光不再而必须缩减,全是因为小众的力量,你会觉得我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吗?但这样的事实就摆在眼前,而且从很久之前就已经出现。

作者从1999年的Gap和对手品牌A&F的较劲开始说起。当A&F摆明着不欢迎中年以上的族群时,Gap还觉得他们是疯了。但没过多久,一直以来都在讨好所有年龄层消费者的Gap,竟然被只锁定年轻族群的A&F打趴。你以为重点是年纪?并不是,重点是网路世代的消费者已经对「想要讨好所有人」的做法厌烦了,不管是几岁的人,都不再愿意接受毫无特色的东西。

所以,可以买到所有生活所需的英国百年老店Woolworths歇业了,比照卖座电影办理的《致命武器2》票房失利,星巴克的老闆在2007年时向媒体抱怨,因为开了太多分店,失去原先的特色,也失去了众多元老级的顾客。

但却有许多主打某单一族群的的品项却成了金鸡母,譬如风格十足的诺拉琼丝,和所有大家现在所想得到的任何那些炙手可热的品牌或个人。

上面那些例子,都是作者告诉我们的。「无论哪个行业,中间消费层都在快速凋零」(《小众,其实不小》P.024)。网路崛起,改变了人们消费的方式。网路实在太自由了,人们可以完全自在地按照喜好来选择,再也不用受限于店家的餵养。

想想,当你身上充满着到处都可以轻易取得的品项时,人们又何必非得花钱在你这里呢?网路这种特性,让现在的市场上需要的是某种专业,是那种只有在你这里可以找到的独一无二。

而我认为,我一开始所说的那种「天生就」,就是上天赐与每个人的,独一无二的礼物。上述的诗人假牙,也正好就是一个例子。

知道吗,虽然我老是开玩笑说自己是市场反指标,但每当我节目播完那些精心挑选的,我好喜欢的歌曲们,询问歌单的听众,甚至过了好几天都还会跑到我的粉丝页去留言询问。当我的电影节目介绍完所谓的冷门电影,没想到不止一次在路上遇见路人告诉我,他们都是听我节目在选片,而且:「都很好看耶。」他们这幺说。再来,当我介绍生活娱乐的节目《飞碟得玩美世界》介绍那些稀奇古怪的穿搭之后,询问度成了数集以来的第一,我真的懂,小众,其实不小。

让人,非你不可吧。

这就是文中所说,我在网路书店买的两本书,但其实还订了《谁说经济一定要成长?》。我的这种消费行为,正是《小众,其实不小》一书中所说的,属于「完全无法预测及讨好的消费者」,而像我这样的人,已经是大众了。这三本都很有趣,推荐可以读读!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