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移动星空 >让妳害怕的,其实不是姊妹聚会,而是…… >

让妳害怕的,其实不是姊妹聚会,而是……


「以前会喜欢帅哥,而且身材很好的……」雁雁说着,切了一块班奶迪克蛋,恰好一个打赤膊的运货小弟经过,古铜色六块腹肌十分诱人。


「但是后来觉得不要太穷就好了,毕竟我自己身材也没有好到哪去」她说,虽然眼角微微有一些岁月的痕迹,但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。

「其实到了这个我们这个岁数,觉得对自己好就好了。只是他可能一开始跟妳很好,后来把这个『好』拿去对别人了……」Apple说,然后将眼神转向妳,妳心想完蛋了。

「倒是小麦阿,最近怎幺都没有听妳提到妳上次说的那个『咖啡男』阿?」语气听起来就很讨人厌,妳心想要不是雁雁大学时跟妳很好,妳才不会答应这场鸿门宴。

为什幺我们这幺讨厌姊妹聚会时的「八卦」呢?为什幺聊到其他人的八卦妳也跟着笑,但当颱风眼扫到妳的时候,妳就浑身不对劲呢?其实,姊妹间聚会的闲聊就是一种自我揭露。一般来说,自我揭露可以分成两种[1]:

1.描述性的自我揭露(descriptive disclosure):例如聊聊职业、星座、血型、收入

2.评估性的自我揭露(Evaluative disclosure):谈谈个人的意见、感受、价值观、对学运的看法、喜欢的韩星等等。

三种八卦回应者

不论是哪一种揭露,当妳说出了妳的经验(最近对谁有兴趣、差点被一个男人骗上床等等),通常会有几种回应者:

1.共鸣者:对妳的话有反应、觉得心有戚戚,并导引到自己的经验上,例如「对对对,那种男人最贱了,明明已经死会,却还要来勾搭妳!」、「我之前在车站也遇过那个色老头,他会一直盯着妳的衣服看……」等等。这种反应的好处是,如果谈到妳觉得尴尬的话题,可以「转台」到接话者的经验上;缺点是,如果妳正讲的起劲,话题也可能被打断。

2.比较者:拿妳的经验和他的经验、朋友的过往、甚至妳的过往比较。例如「如果是我的话,根本连第一次都不会跟他约!」、「妳之前不是说一辈子不结婚的吗?」、「妳可以学Apple去找一个科技新贵阿,哈!妳看人家现在贵妇耶!」等等。社会比较(Social comparison)可以分成两种,向上社会比较(比上不足)很容易然人家心情差,向下比较(比下有余)会让妳心情好过一点。感情的世界里,虽然没有好坏,但是对方的语气里面如果透露出「鄙视」(contempt)[2]的语气,妳很容易觉得生气或者难过,心想她真的很讨厌,或是怀疑自己真的有这幺糟糕吗?

3.夸大者:用很夸大的方式回应妳,但事实上根本没有认真在听妳说话。例如「真的!这种人最机了!」(状态显示为:一边低头吃着布朗尼)、「什幺!上次他不是还说要带妳去京都度假的吗?」(然后很快就转跳下一个话题)等等。为什幺她们要这样?如果从存在主义的观点[3],这些人说这些话的背后并不是在关心妳,而是在缓解自己的焦虑,用一些夸大的语气,来掩饰自己的空虚。

关係的好坏,决定关心的利害

当然,也有其他回应比较一般的姊妹,上面列举的这三种只是「比较容易引起情绪」的类型。这三种回应者其实是走在「关係的稜线」上,一场姊妹聚会如果有几个这样的回应者,的确可以炒热情绪,不过如果都只是肤浅的「高来高去」,最后谁也没有真正关心谁的最近。到头来,妳害怕的,其实不是姊妹聚会,而是大家若有似无又略带评价的关心。

「我们发现,那些真正能在感情里给予妳感情支持的人,并不是因为他们说了什幺厉害的话,而是妳和他一直以来建立的这份深厚关係,让他不论说什幺话,妳都有被关怀、被在乎的感觉。」心理师鲸鱼跟我说。

一段好的姊妹关係,重要的不是表面地去谈论「她和其他男人」的经历,而是把握短短几小时的彼此交心。

延伸阅读

1.         Morton, T.L., Intimacy and reciprocity of exchange: A comparison of spouses and strangers. Journal of Personality & Social Psychology, 1978. 36(1): p. 72-81.

2.         Gottman, J.M. and N. Silver, The seven principles for making marriage work. 1999, New York: Three Rivers Press.

3.         Corey, G., 存在主义治疗, in 谘商与心理治疗:理论与实务 中文第三版 2013. 2013, 双叶书廊: 台北. p. 152-186.

>>看更多本周HOT ISSUE【单身者最讨厌听到的话】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